回顾比特币过去二十年的发展史

2021-03-19 10:30:56

比特币经历十多年起伏,如何看待加密货币过去的发展?

自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一个信息革命,一个全球化,深刻地改变了世界,二者互动的结果造成了全球性巨大裂变,社会不公平不仅继续表现为贫富差距的拉大,而且体现在教育、医疗、信息等领域资源分配的日益扩大的公平。面对这样的情况,大部分国家主要依赖社会改革,增加社会福利,扩大公共产品建设等做法。但是,这些做法都是“自上而下” 的。进入21世纪之后,因为数字货币及背后技术基础的发展,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刺激,人们试图以科技进步作为基础,“自下而上”创造新的财富形态。比特币就是一种新型财富形态。10多年来,人们逐渐承认和接受比特币具有财富价值,进而推动人们开发更多的加密数字货币,逐渐形成了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的互动态势。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因为参与开发和拥有数字货币的社会群体。在这样的大历史场景下,我们需要承认这样的事实:比特币开创人类新型财富实验,提供缓和贫富差距及人类不平等蔓延的一种基于技术的解决方案。

众多大型机构入场数字货币意味着什么?比特币是否已经变成富人的游戏?

大机构入场并非是新情况,早已有之,只是过去半年左右引起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众多大机构的进入数字货币,购买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意味着传统金融资本、产业资本开始全面调整对数字货币的立场,从观察、保持距离到终于承认它们价值的存在,并试图通过传统金融手段和数字货币的结合,实现一种“杂交优势”,影响数字货币定价的话语权,最终影响本来拥有具有社会变革意义的数字货币功能。因为传统资本的大规模涌入数字货币交易市场,不可避免地推动数字货币价格上涨,导致持有成本越来越高,加剧排斥社会中下层拥有数字货币的可能性,这在一定程度上这和比特币发明的初衷相有背离。

但是,这绝不意味着传统资本可以真正按照自己的意志改造比特币。这是因为,没有任何外在的力量能够颠覆比特币的区块链基础和运行模式的,机制和规则,更没有任何外资力量能够改变比特币已经形成的生态体系。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传统资本的涌入,导致比特币价格上升和资本成本之间出现阶段性的平衡,富人在把比特币价格推高的同时,也要为价格高昂的比特币买单,当比特币走到极限的时候,他们自己也买不了,这也是比特币的设计上最重要的机制。还要看到,比特币价格上升,会刺激比特币的分割,引发大众成为单位较小的比特币,这也是阻止发生避免比特币的寡头垄断。所以,很难推导出比特币变成富人的游戏。

未来比特币的方向很清楚:因为资本的不断进程,进大于出,比特币的价格会不断提高,但不会一次性或短时间内无限推高。伴随比特币价格上涨,比特币交易单位化小,增加比特币的拥有者规模,不会被少数人垄断。与此同时,几乎不存在比特币被国有化的可能性,依然会继续作为与国家主权法法币平行的一个财富形态。

如今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更多的是货币,还是新一类资产?

比特币是资产,还是货币,这首先是一个语义学问题。中国历史上有过关于“白马非马”哲学诡辩。如果说比特币不是货币,就陷入“白马非马” 的语言和概念的陷阱。我认为,比特币是货币,因为比特币确实具有货币的某些特征和功能;比特币也不是货币,因为比特币不具备作为“货币”的全息特征和功能。这就如同白马是马,白马也不是马。

货币需要有价值,价值的本质是信任,货币的功能都是由信任所派生出来的,没有信任就没有价值,货币的贬值是因为货币信任程度的降低。换一种说法,对货币的终极解释就是信任。比特币创造了一套基于区块链,密码学的信任结构和机制,所以,比特币实现了过去十余年的演化。现在,继续称比特币是庞氏骗局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多关注和接受比特币的技术逻辑,甚至参与 比特币 交易,形成,其价值和信用构成了相辅相成的关系。

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会替代现有的货币体系吗?

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的思想是被庸俗化和简单化了。因为,数字货币发展的事实已经声明,数字货币存在非国家化和国家化的两种可能性,两种趋势:比特币,以太币代表的是非中心化,非国家化;而央行推行的数字货币,以及某些基于法币支持其价值基础的稳定币,就是中心化和国家化的数字货币。

就国家主权数字货币而言,或者央行数字货币而言,不仅不是削弱货币国家化的能力,而是强化货币的国家化能力。

所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数字货币呈现二元化,非中心化,非主权的数字货币和中心化,主权数字货币同时并存,形成一种平行关系。央行数字货币的兴起,并不能够导致非中心化、非主权的数字货币消失。非中心化数字货币和中心化数字货币各有其优势,央行数字货币以国家主权背书,但是,受制于主权国家的限制,而非主权数字货币优势是不会受主权边界的限制,具有全球性流动的场景,世界上近300个国家,不能存在同时禁止非中心数字货币的法律。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即使非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也会面临世界各国越来越严格的监管。

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曾先后掀起投资狂潮,您认为区块链与云计算、大数据有何不同?

三者差别很大。区块链的本质是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就三者的顺序而言,是先有大数据、云计算,后有区块链。但是,现在已经看得十分清楚,大数据、云计算、存储最终都需要和区块链结合,都要纳入到区块链体系中。简单一个比喻,区块链就是公路,大数据是公路跑的汽车,云计算是驾驶技术。三者是一个整体,区块链会是前提,是基础。当然,因为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开发,会刺激区块链的技术,如同汽车的数量和质量的改变,导致了公路体系的升级换代。

未来区块链数字资产发展的图景是什么?

正确地说,未来的数字资产的形成与确权,都需要通过区块链。换一个思路,基于区块链的平台,可以创造多样化的数字资产。例如,近一年来得以迅速发展的DeFi,就是基于以太坊为平台的数字资产创新。因为DeFi兴起,形成一个广义金融实验,数字金融资产的内涵得以前所未有的拓展,财富形态的实验,证明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非中心化和算法,实现数字货币的借贷行为。

在未来的三年五载,伴随区块链对传统产业的改造,强化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进程,传统产业也会演化出越来越多的数字资产。所以,未来的数字资产可以来自传统产业的存量,也可以来自新型产业的增量。伴随工业互联网和区块链结合,可以改变区块链作为一个功能性的和单一技术性的技术现状,加快区块链作为一种普遍意义技术的进程,推动区块链成为未来支持数字资产财富的基础结构,框架和范式。

产业通过区块链进行数字化的进程中会遇到哪些问题和挑战?

产业数字化,就是要建立一个与物理形态产业体系平行的数字化(虚拟化)产业体系,实现物理形态的实体经济通过数据体系得以显现。而要建立一个数字化的产业体系,需要事实区块链改造。但是,区块链改造面临很多挑战:首先,区块链团队需要学习被改造的产业和行业,学懂学透;其次,区块链改造以为着对大数据的采集和整理,以为着对相关信息的重新认知,会暴露传统产业深层结构问题;第三,区块链改造会导致企业制度管理制度的扁平化,使传统层级管理优势的管理人员去失去优势,挑战原本的管理模式;第四,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导致相关利益清晰化;最后,区块链推动的的可追溯技术,还会挑战传统的知识产权观念,加速知识共享进程,动摇原本的商业模式。

所以,区块链对未来产业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只是当下区块链技术还存在很大的局限性,但是,这些技术性的局限性正在被突破。区块链对人们的经济生产活动和日常生活的影响会不断加快,人们在不久的将来,会发现区块链无时无处不在,躲不开了,就如同今天的二维码无时无处不在和躲不开一样。



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本文查看地址:https://www.btc1234.com/bitcoin/3143.html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