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

2021-03-23 22:30:50

本文主要探讨了数字时代民族国家的数字分裂以及随后个人主权的扩大,并深入地分析全球向主权过渡背后的一个关键催化创新:比特币。将比特币类比为“终极离岸银行”是一个有用的心理工具,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推动资本向21世纪数字公海外流的巨大政治力量、博弈论考虑和经济诱因。

一、数字公海

“网络空间是最终的离岸司法管辖区,没有税收经济,百慕大遍地都是钻石。” — 《The Sovereign Individual》

从历史上看,国际水域一直是民族国家最大的地理避风港。赌徒、海盗、走私者和其他企图从事国家谴责类活动的罪人都愿意利用这片不可统治的领土。这片海洋充满了风险、回报和自我责任感。但究竟为什么海商法与陆地民族国家的法律体系如此不同呢?一个简单的成本效益分析提供了根本原因:考虑到公海面积巨大且无法居住,征税机构通过在那里建立永久自治权产生的收入远远超过执法成本。即使假设公海上的经济活动表现出足够的密度,足以证明实行有利可图的税收制度是合理的,也必须仔细考虑从其他逐利国家那里捍卫这种垄断的成本。由于这些经济原因,国际水域是最终的“狂野西部”,各州为此投入大量资源,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领地垄断不受海军攻击。

即使是稳定的国家也基本上无法在公海进行商业活动。由于地球上的水流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国家的统治边界(许多河流和海岸线划出了民族国家的形状),这些边界领土上的主导力量往往在地缘政治上占主导地位。水上通道提供了经济优势:在时空中移动能量或质量(质量是冻结的能量)时,水的水力帮助人类克服重力的摩擦,从而从根本上提高生产力。在陆地上推一个10吨重的负载要比在水上推同样的负载消耗更多的能量。作为一个高度动态和低摩擦的领土,水是能源贸易网络的促进剂,但同时也是建立永久自治权的障碍。这使得海岸线控制成为一个主要的地缘政治优势。事实上,畅通无阻地进入太平洋和大西洋是20世纪时美国在经济和军事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关键。综合考虑,能够在海洋上发挥最大力量的暴力垄断者通常是民族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正如海军战略家阿尔弗雷德T.马汉在他的经典著作《The Influe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中所写:

数字空间的浪潮是不可战胜的,这使其成为个人最大主权的领域。

被浩瀚的公海包围是一种天然的防御优势。税务机关在海洋地区进行监视、巡逻和征收所耗费的成本简直是惊人的。税收制度必须把精力集中在经济密度高的陆地地区,以实现盈利。有趣的是,公海的经济动态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数字空间中的商业优势。

试想一下,所有的商业活动都离开其陆地基地,由分散在世界各地水域的轮船进行。这些船只中的每一个都有一个隐形装置,使它在肉眼中看不见,并且无法通过雷达或任何其他监视手段检测到。再进一步,公海里所有人的身份,所有在他们指挥下的资本,以及他们之间的所有通信,都被类似的认知不透明所掩盖。最后,想象一下这个海洋市场突然膨胀到可见宇宙的大小。你认为监管这样一种隐秘而扩张的经济会有多昂贵和艰难?尽管这一切听起来很奇妙,但以数字空间为中心的商业、身份和资本也享有同等的优势,即可防御性、隐蔽性和不可追踪性。尽管尚未成为主流,但加密技术仍在加速发展,迅速将这种模拟幻想具体化为数字现实,供世界各地成熟的主权国家使用。

正如20世纪民族国家的格局那样,很难将统治权投射到大洋彼岸。将数字空间等同于公海,有助于识别21世纪所有试图单方面控制人类的行为。 经济暴政的受害者现在只能求助唯一不可侵犯的资本避风港—— 比特币 国家政权是以其没收财富的能力为前提的,这是一种攻击媒介,数字技术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抵消了这种攻击。有时候,对付攻击的最好方法就是利用空旷空间,而数字领域使这种空旷达到了宇宙一样的巨大规模。借助数字技术,信息和资本可以光速移动,隐藏在加密能源墙后,以看似无限的方式“无处不在”地存储,只受开发者想象力的限制。言简意赅地说:不可逾越的数字防御是对武力的挑战。

没有实体的货币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含义。每一次试图单方面转移经济价值的行为,包括通货膨胀、非自愿征税和直接没收,都促使人们对更防盗的资本产生了更大的需求。随着公民意识到在数字公海的无与伦比的鸿沟中保护自己的积蓄的自然优势,在逐步扩大的政府扩张与数字逃避现实之间将往复循环,更严厉的控制企图将推动越来越大的资本外逃浪潮。在绝望中,政府抓得越紧,超便携资本就会越快地从他们的手指间溜进数字以太中。不考虑法令,博弈论总是支配着人类行为。

政府收紧控制的一个直接结果是比特币的市值和网络安全的增长,以及其所有权风险的相应下降(硬通货是一种非常好的东西)。 例如最近尼日利亚央行对比特币的禁令,这只会加速促进当地比特币被采用。最终,这种动态将会演变成一个全球博弈论漩涡,将所有货币资本拉入最终的离岸银行:比特币。随着政府收入锐减,其提供的传统功能(如投票、私有财产权、身份、公共服务、国防等)将终止,从而在市场上创造一个真空空间,满足企业家未满足的需求。

随着民族国家垄断的瓦解,新的市场机会将会爆发,非物质化货币垄断了大多数市场,因为它最大程度地减少了有效立法和强制措施所必需的攻击面,从而使强制力逐渐降低(直接勒索除外)。这样一来,购买比特币就是对国家主义的一大利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些最伟大的思想家已经在这一历史性交易中选择他们的立场:

生命是一系列的交易和取舍,成功地预见和适应这些政治巨变的个体将在一个主权国家崛起,而主权国家在数字公海取得成功的关键则是资本准入、隐私和保护。

二、数字离岸银行

“当这些最大的避税天堂全部营业时,所有资金基本上都是由其所有者自行决定的离岸资金。” — 《The Sovereign Individual》

在20世纪,离岸银行成为财富保护的首选手段。 掠夺者和被掠夺者都要求不被扣押,他们都不希望自己的资金被没收。离岸银行是避税天堂,自各国政府决定通过单边征税和通货膨胀为自己融资以来,它们就一直存在。但避税天堂并不总是银行,古罗马时期在德洛斯岛上建立了一个免税港,目的是削弱相互竞争的管辖权,并将经济活动引入其港口。德洛西免税港是最初的避税天堂之一。邻近的希腊岛国罗德岛(Rhodes)很快失去了对这个免税港口的贸易,并且作为古代的商业帝国不断没落。这里有一个重要的教训:当适当地利用竞争服务提供商品的可选性时,客户决定了市场的命运。显然,顾客总是喜欢为同等的服务付更少的钱。在近代历史上,银行已成为安全资本储存的堡垒。

瑞士银行或许是现代避税天堂中最臭名昭著的例子。 19世纪初,瑞士宣布自己为中立国。在接下来的100年里,其银行逐渐成为欧洲精英的离岸避税天堂。 20世纪初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瑞士小工业开始繁荣。由于战争期间整个欧洲遭受的破坏,大多数政府被迫为重建增税。由于其地缘政治中立性,瑞士没有受到战争的严重破坏,因此相比好战的邻国,瑞士的税率保持在较低水平。这种不对称的治理理念吸引了大量资本流入瑞士。瑞士银行业利用其民族国家的政治中立性和欧洲中心地区被大山脉包围的地形优势,很快就以面向国际客户的优质服务而闻名。自然,每个人都希望“掌握”自己的财务状况,历史上,瑞士银行为客户提供了财务可及性、隐私和安全性的优越保证。在这些令人向往的维度上,比特币表现出许多量级上的优势。

比特币: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

比特币是主权的催化剂

作为促进私有财产贸易流动的公共事业,比特币提供了金融便利。私钥(允许使用比特币的信息载体资产)可以存储在模拟、数字甚至生物存储器中。私钥可以在世界上任何有电信接入的地方、任何时间发起比特币交易。拥有自己的私钥是自我主权的圣杯,尽管比特币的交易历史是透明的,但密钥和持有者之间的所有权联系只能通过监控来建立,而像Taproot这样的新兴软件开发在继续增强比特币的隐私性。有了一定的安全保障,比特币才是真正的隐形财富。在安全性方面,比特币网络是历史上最强大、最安全的计算网络。由于比特币是一种纯粹的数字货币,它可以存储在各种各样的超高安全性托管模式中,这些模式几乎不受没收的影响。更重要的是,比特币是历史上唯一一种不受通货膨胀影响的货币。综合来看,比特币的可访问性、隐私性和安全性保证其成为21世纪所有主权国家无可争议的避税天堂。

比特币作为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抹杀了国家主义,滋养了根植于主权主义的新兴全球文化。

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最可靠的避风港,可以抵御单边通胀、征税和没收。这种自由市场数字货币体系最终将“城堡的钥匙”归还给他们的合法拥有者——在市场上生产象征货币的个人(但只有那些持有私钥的个人,在交易所持有的比特币不是比特币)。在这种新的模式下,所有存储在比特币中的资本基本上构成了“离岸基金”,由其所有者全权控制。市场参与者正迅速意识到货币主权的重要性,比特币正迅速脱离交易所,进入自托管模式:

比特币: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

随着比特币变得越来越有价值,市场参与者开始意识到自主保管的重要性

个人通过使用比特币处理财务所获得的权力、自由和主权,是人类行动这场最大的对抗游戏中无可辩驳的Schelling观点。比特币不仅仅是一个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它还是一个全新的游戏,由它衍生的社会经济主权体系有望激励人们永远放弃使用武力,从而提升世界财富水平。

三、敲诈勒索的终结

“权力总是通过攻击那些拥有财富的人来寻求最便捷的财富之路。”—William Playfair

在它最宏伟的弧线中,文明的进步是对主权的离心:市场交换通过创新使我们更具生产力,通过文化的适应使我们更具美德,权力向外围辐射。随着主权的对称性的提高,法令和武力相对于经济效率失去了相关性。随着政治回报和暴力行为的自然延伸,社会经济系统趋向于自由形成和分散,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合作比惩罚更有益处。作为第一个不需要通过武力威胁得到保护的私有产权,比特币使去中心化但非暴力的社会经济组织得以实现,一项对文明的深刻创新使这种全球、数字、非国家的数字货币永久地改变了暴力的逻辑。

力是整个时空中能量的加速。投射和防御武力的能力是人类事务的关键方面。每一个文明时代都展示出其独特的技术现实,反映出通过人类智力创造物(包括工具、金钱和社会经济组织)输送能量的规模和效率。一般来说,这一领域的创新是由战争推动的,战争往往会突出受战争影响的人的生存必需品,需求是“发明之母”。武装冲突是刺激发明的一种强制作用;它与人类行为的显著特征密切相关——有目的地将能量穿越时空,以实现有价值的目标。战争是人类意志相互抵消的本能碰撞,是一场地狱之火,它一再吞噬并重新划定历史上不同文明的界限。由于这些物理原因,人类输送能量使用胁迫或暴力的方法,这两者都是针对他人的武力,与社会经济系统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暴力的演算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自由市场进程青睐难以窃取的货币技术。由于暴力威胁一直存在,人们更愿意持有相对于其成本而言价值最大的资产(交换或效用),具有防御性、安全性以及难以生产的资产自然会抵制他人的敲诈。安全性是黄金被选为自由市场中货币的关键。安全性是便捷性的一部分,因为高价值重量比的资产更容易移动、安全成本更低。比特币凭借其数字纯粹性,完善了便携性的货币属性及其安全性:它可以以光速移动,并在任何信息承载介质中得到保护。解决黄金的便携性缺陷是黄金货币引入的主要原因之一,这给政府垄断货币供应提供了攻击媒介。货币是民族国家通过通货膨胀和单边征税对社会进行大规模“抢劫”的机制。

比特币: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

中央银行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激励和组织军事力量,但现在已经沦为对公民肆无忌惮施压的勒索系统。操纵垄断的货币供应是各国政府在各个时代从公民个人手中夺取主权的主要手段。从代币剪辑到量化宽松(QE),货币干预始终只有一个目的:勒索公民。这里的通货膨胀意味着在法律垄断的控制下任意增加的货币供应量,而不是响黄金或比特币的开采或者自由市场银行信贷的发行那样对称的供应扩张,它们分别是受其生产成本和经济损失风险约束的不同自由市场过程。严格来说,通货膨胀是一种不对称的非自由市场现象。

比特币: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

通货膨胀就是税收,但它的精确计量却存在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货膨胀导致购买力普遍下降,因为“更多的钱追逐同样数量的东西”,购买同样数量的基本商品以维持生存所需的工作时间更长。美国政府错误地(也许是欺骗地)用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来量化通胀,CPI是基于一种计算方法,它经过多次重新调整以达到目标利率,并且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等 "不稳定 "类别。

事实上,通货膨胀永远无法用任何单一的指标来描述。通货膨胀本质上是主观的,就像它给市场参与者带来的购买力损失所削弱的估值一样。换言之,通胀是相对于每个市场行为者所持有的独特目标而言的,因此所有 "通用 "的通货膨胀指标都是不准确的。通胀税最准确的替代指标是广义货币供应量的增长,这个百分比变化大致等于法定货币持有者在任何特定时间跨度内被稀释的程度。

比特币: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

自由的土地,除非涉及金钱

通货膨胀是不能用具体的美元价值来量化的,因为它是基于特定的市场参与者想要获得一篮子商品的主观购买力缺失。换句话说,每个市场参与者通过买入、卖出和持有资产,主观上为自己设定(并重置)了一个独特的通胀系数。但不要被它的主观性所蒙蔽: 客观地说,通胀就是税收,尽管它是一种更隐蔽、更间接的形式。更直白地说:通货膨胀只是税收。

尽管凯恩斯主义宣传了几个世纪,但除了从这种合法垄断造假中获利的央行外,通货膨胀给任何人带来的经济利益都是零。直接税可以更明确地量化(以美元计算),因为它是以货币计价和支付的。尽管大多数美国纳税人像巴甫洛夫犬一样,每年4月都要提交表格并缴税,以避免国税局的“威胁”,但必须要认识到,按未经双方同意确定的税率征税,顾名思义,就是敲诈。非合意的征税和(其邪恶的孪生兄弟)通货膨胀是与盗窃无法区分的犯罪和不道德行为,冒着重复的风险,我要再次阐明这一点:单方面征税和通货膨胀都是各国央行对全世界公民实施的敲诈行为。

比特币: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

市场行为者面临着逃避这种无处不在的系统性敲诈的重大经济刺激。中央银行是一种制度化的时间盗窃系统:是世界上最后的奴隶制残余之一,尽管敲诈勒索的风头正劲,但由于企业独创性带来的生产力的大幅提高,这个世界在许多方面都取得了道德上的进步。在许多方面,道德是一种奢侈品,通货膨胀破坏了它的进一步发展,就像它将其他创新边缘化一样。幸运的是,对于数字时代的居民来说,现在可以选择退出这个被操纵的游戏。任何珍惜自己的时间或生命中的时间的人,现在可以选择一种与时间的绝对稀缺性相一致的货币。为了量化市场参与者持有法币储蓄所面临的抑制因素,以及将其资本转移到比特币离岸银行的相应诱因,请考虑以下数据:

比特币: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

比特币: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

在具有较高的年度通胀率和税率国家,采用比特币作为保护资本免受民族国家掠夺的激励措施将成为天文数字,假设每年节省10万美元(按20%的利率),则达到7亿美元以上。随着市场参与者对这一算盘的恍然大悟,涌入比特币,随之而来的市值爆炸,以及随后民族国家收入模式的内爆,将是一个壮观的历史性事件。 那么问题就变成了:民族国家崩溃后,人类将如何自我组织? 在他们自己的过度扩张和给数字流利的公民提供的扩大的选择权的驱动下,民族国家的收入将急剧下降:这一事件预示着任何企业的崩溃。那些考虑到这个问题及可能的结果并做好相应准备的人,将在数字公海找到避难所——在这个领域,2100万比特币是“国家法律”。

四、主权主义者起航

“税务部门已经习惯于像农民对待奶牛一样对待纳税人,把奶牛关在地里挤奶。在数字时代,这些母牛长出了翅膀。”—主权个体

权威是一个有力的词:它暗示着某些人的意志力强于其他人。 在征税方面,当局依赖仍留在陆地上的纳税人,或者至少在其法律支配地位以外居住时愿意遵守没收的法令(请参阅美国政府的全球税收制度)。民族国家依赖于明确界定的、不可渗透的管辖边界,在此范围内对经济活动进行监督和征税。随着税收和通货膨胀变得越来越严重,纳税人就会失去留在辖区内(或至少遵守)的积极性。如果过多的商业或资本离开管辖区,税收就会崩溃,同时,过度征税的经济所产生的财富和生产力收益也会崩溃。为了保持稳定,寄生的税务当局必须保持敏感,以免“杀死”它们的宿主—维持他们的生产性经济。纵观历史,税务机关和纳税人之间的这种经济斗争并不利于公民,因为他们依赖于有效商业互动所必需的私有产权、制度和法治。所有这些社会经济合作的支柱都是可以用武力操纵的--这是民族国家的特长。人类对资本(资产)、人(身份)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财产)的可变性,使胁迫和暴力的掌握者自由支配者能够扭曲经济格局的规则,以适应其政治决定的议程。现在,比特币作为一种不可改变的、非基于身份的个人财产形式使自主主权者能够脱离中央银行的勒索体系:

“权威的根源是‘作者’。权威者以作者身份在他们的故事中写下你的角色。一个独立自主的个体是他们自己的主角”--Mike Hill

模拟时代的机构权威现在被数字洪流冲击而瓦解。其后果堪比Gutenberg印刷术打破了教会对知识流动的集中控制,互联网和比特币等自组织网络通过给人类提供跨时空、跨管辖区和跨人类思想的信息和资本的无权限搬运手段,正在瓦解民族国家对商业的限制。税务机关的关键在于其限制公民金融选择权的能力,现在将被迫提供越来越有价值的服务以保留任何收入。通过退出法币体系,个人 "用脚投票 "的权力将导致一个更加强调自由选择的世界,因此,政府和治理模式的规模将更小,胁迫性更小。通过将责任重新定位,主权主义将导致广泛扩大唯一的人权:选择。

比特币: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

20世纪的传统观念将货币视为民族国家的垄断产品。 这种传统思想随着过去和现在条件的差异而恶化,历史是这样写的:主流与可能之间的不适应不断累积,最终爆发为反对传统的革命。民族国家对货币的垄断无疑与数字社会格格不入,数字社会能够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高效地自我组织(并不断地重新组织)。就像磁铁附近的金属屑一样,社会经济组织是沿着信任和安全的磁力线形成的,这些信任和安全来自于任何特定时代的主流技术现实。信任最小化的货币和加密技术从根本上改变了信任和安全在人类事务中的作用。模拟机构是昂贵的近似验证手段,而数字工具则是廉价的绝对验证手段。主要以比特币的 "不要信任,要验证 "的精神为中心,经济力量将确保充满信任的模拟机构消亡,而注重验证的数字组织在21世纪蓬勃发展。主权主义是人类历史曲折道路上一个明显的岔路口,它的起点是资本。

比特币:21世纪的终极离岸银行

金钱是市场上纯粹的选择性工具。 用物理学的角度来说,金钱是力量的体现:在这种情况下,是指在一段时间内指挥他人工作的能力。世界上所有的社会经济权威系统都是这个原始工具的衍生,用于在时空中引导元能量。 换言之:金钱控制着人类大部分的创造力。中央银行通过垄断黄金和发行以债务为基础的货币成为市场主体的共同选择。主权主义源于比特币,是个人选择权在民族国家统治世界中的复兴。通过赋予21世纪公民权力,让他们能够以较少的成本完成更多的事情,并在他们选择的情况下永久脱离命令和控制的法币综合体,数字时代有望被一个新的社会阶层的认知精英所区分:成熟的主权国家。随着越来越多的主权主义者“启航”到数字公海,他们所形成的社会将变得更加富裕、和平、道德,并(因此)对他人更有吸引力,从而导致文明进步的良性循环。

选择是人类唯一的权利,比特币从根本上拓宽了各地市场主体的选择范围。那些认识到这一新现实并首先选择适当行动方针的人,将继承地球。

主权主义是一个看似势不可挡的巨大政治转型:每个市场参与者要么可以预见并接受它,要么在全球法定货币体系崩溃时被迫接受。试图控制主权主义者就像试图指挥一群椋鸟:一个自组织群体无缝地分裂和重组,并转移自己远离任何阻碍其飞行路径的障碍。

或者,我们可以把主权主义比作不断汹涌的大海:由引力定律支配、不可阻挡的潮汐力量,植根于超越政治掌握的物理学原理——这些能量不顾任何集权实体的意愿塑造社会经济实相的形状。当数字可选性占主导地位时,去中心化才是王道。这种被称为主权主义者的新兴社会阶层的自组织智能,不可或缺的关键是不可侵犯的离岸比特币银行。

主权主义始于比特币,但它的结局无人知晓。



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本文查看地址:https://www.btc1234.com/bitcoin/3786.html

相关资讯